探秘三沙:主权碑被毁 副市长带队取证遭外籍船

  中新网海口9月30日电题:警备区:铸就坚不可摧的南海屏障

  三沙,中国最南端的地级市,是人口最少,面积最大的城市。三沙警备区,中国最年轻的警备区,祖国最南端的国防动员单位,2012年7月24日在永兴岛正式挂牌组建。辽阔的三沙海域,南海的一岛一礁、一海一洲,都留下了警备区官兵守一方国土、护一方平安,在南海深处用忠诚践行使命,献身强军实践的足迹。

  用使命和血性锻造为国守海的一线尖兵

  组建伊始,永兴岛一座有着近30年历史的招待所里,三沙警备区5位临危受命,有着丰富的带兵经历和工作履历的“老兵们”为警备区的未来把脉定向。他们深知:三沙警备区身处南海维权一线,军事斗争最前沿,要区别于一般警备区的职能任务和建设标准,要把警备区建成南海斗争的一线尖兵、海防体系的前沿支点、南海维权的重要力量、地方施政的可靠力量、军民融合的生动范例。

  在警备区有这样一组数据:4年来,从司令员、政委,到普通士兵,他们的足迹遍布南海每个角落,人均超过3万海里。

  南海波诡云谲,形势复杂严峻。三沙警备区处在南海前沿、前哨、前线地位,谁能对未来战场了如指掌,谁就抢得了先机。

  2012年7月,司令员蔡喜宏一上任就带着党委班子成员和机关参谋在西沙跑了5天5夜,南沙又漂了9天9夜,登上了西沙所有岛礁和南沙我国实际控制岛礁。

  1983年从军校毕业后,蔡喜宏这位1.9米大个子的湖南军人就与南海结下不解之缘。南海的所有岛礁,他不知跑了多少次。成为三沙警备区司令员后,每到一个岛礁,都会感到肩上的责任更重。

  忘战必危,警备区官兵们比谁都清楚,战争离我们有多近。除了一般参谋应知应会课目外,官兵们给自己层层加码:游泳、抗眩晕训练、船艇驾驶、卫星通信、外语……从畏海、避海到知海、懂海、爱海,一批熟悉南海政策法规、了解周边国家和军队情况、掌握南海岛礁环境和水文状况的“南海通”活跃在三沙各个岛礁上。

  仲夏时节,南海深处某海域。一场带实战背景的综合演习正如火如荼展开:数十艘大吨位渔船劈波斩浪驶向集结海域,途中演练编队航渡、弹药油料补充、卫星通信联络、海上防护伪装和海上破障等多个实战内容。

  在警备区,官兵们深知“武艺练不精事小,祸国殃民事大!”战场在哪里,就在哪里练兵,就要练就能掌控战场的兵!

  陆军现役最大某型综合保障船列装警备区,面对无人员编制、无营区码头、无保障基地,这群从海军、陆军抽调来的热血男儿立下了军令状:不把这艘船开进南海,不啃下这块“硬骨头”,誓不还家!船长甘滔带头打起背包住进了还在施工的船舱。